冰血長津湖
長津湖戰役是抗美援朝戰爭第二次戰役的收官之戰,志愿軍在零下三十度的戰場上頑強戰斗,全殲美軍一個整團,迫使美軍王牌部隊經歷了有史以來“路程最長的退卻”。這次戰役,收復了三八線以北的東部廣大地區,是朝鮮戰場局勢改變的重要拐點。 
 

  長津湖戰役,是抗美援朝戰爭第二次戰役東線作戰中,以敢打硬仗、善打惡仗著稱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第9兵團3個軍,在艱難困苦的條件下,與武器裝備世界一流、戰功顯赫的美軍第10軍,于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在朝鮮長津湖地區的直接較量。第9兵團共殲敵13916人,予以美陸戰1師和步兵第7師一部殲滅性打擊,創造了抗美援朝戰爭中全殲美軍一個整團的紀錄,迫使美軍王牌部隊經歷了有史以來“路程最長的退卻”,收復了三八線以北的東部廣大地區。志愿軍在東西兩線同時大捷,一舉扭轉了戰場態勢,成為朝鮮戰爭的拐點,為最終到來的停戰談判奠定了勝利基礎。

  這場戰役,也因過于殘酷成為中美兩國軍人永遠無法遺忘的慘烈記憶,是“中美兩國都不愿提及的血戰”。長津湖戰役美軍傷亡7000多人,陣亡及失蹤2500多人,凍傷減員7300人。而志愿軍第9兵團也在取得巨大勝利的同時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戰斗傷亡19202人,凍傷28954人,凍死4000余人。毛主席曾經專門致電志愿軍總部并第9兵團:“九兵團此次東線作戰,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戰略任務,因氣候寒冷、給養缺乏及戰斗激烈,減員達4萬人之多,中央對此極為懷念!贝藨鹬蟮9兵團經歷了長時間的休整,沒有參加第三次戰役。

  1952年9月,第9兵團從朝鮮回國,車行至鴨綠江邊,司令員宋時輪要司機停車,下車后向長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脫帽彎腰,深深鞠躬。當他抬起頭來,警衛員發現,這位滿頭花白的將軍已經是淚流滿面。

作戰背景:酷寒戰地 緊急調軍

  長津湖,是朝鮮北部最大的湖泊,位于朝鮮北部狼林山脈和赴戰嶺山脈之間,來自西伯利亞的寒流和風雪在這里匯合。長津湖地區山高林密,道路狹窄,人煙寥落,平均海拔在1500米之間,自10月下旬就進入冬季,11月下旬日平均氣溫會降至零下27攝氏度,自然環境異常惡劣。1950年,這里更是遭遇了50年不遇寒冬,夜間最低溫度達到零下40攝氏度。美軍陸戰第1師師長史密斯曾表示:“長津湖地區根本就不適合軍事行動,就算是成吉思汗也不會想去征服它!

  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后,“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驕橫地判斷,入朝中國軍隊總兵力不過三、四萬人,在戰略上不過是象征性的,戰術上也僅僅是保護豐滿水電站等有限目的,因此決定發起“總攻勢”,以美第8集團軍在西,第10軍在東,發動鉗形攻勢,向鴨綠江全線推進,試圖一舉消滅在朝鮮境內的全部志愿軍和人民軍,爭取在圣誕節前結束朝鮮戰爭!奥摵蠂姟北謨陕防^續向北進犯,直逼朝鮮政府臨時所在地——江界。

  △志愿軍某部在長津湖戰斗發起前舉行宣誓,官兵都只穿著單衣。圖源:中國軍網

  此時,“聯合國軍”在朝總兵力高達55.3萬人,其中地面部隊42.3萬人,位于朝鮮北部第一線約35萬人,而志愿軍首批入朝部隊僅步兵6個軍18個師,炮兵3個師又1個團,共約23萬人,裝備與火力懸殊,人數上也處于劣勢。為遏制“聯合國軍”攻勢,黨中央和志愿軍總部調第9兵團從東南沿海緊急入朝,擔負東線作戰任務。作為第三野戰軍主力,第9兵團長期在南方地區進行戰備訓練,著眼于解放臺灣,并沒有高寒地區作戰的思想準備和作戰經驗。然而朝鮮戰事緊急,這些南方子弟兵來不及整訓,就在開往東北的火車上接到了直接入朝命令,原定在遼陽、沈陽換冬裝的十幾萬將士要直接渡過鴨綠江。

  熟悉朝鮮高寒氣候的東北軍區副司令員賀晉年,看到戰士們的單衣單褲十分震驚,立即警告道:“你們這樣入朝,別說打仗了,凍都把你們凍死了!” 他將庫存的5萬件日軍大衣、棉鞋全部拿出來調給9兵團使用,東北邊防部隊的干部戰士紛紛脫下身上的棉服衣帽送給第9兵團戰士?蛇@么一點臨時調撥和脫下的衣帽,有很多也沒能來得及送上入朝的火車。來不及換裝,藥品、糧食及油料等物資均十分短缺的情況下,第9兵團廣大官兵近乎“裸戰”,義無反顧地投身到了平均氣溫在零下30攝氏度的朝鮮戰場。

△圍殲美軍的長津湖我軍某部陣地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1950年11月7日、12日、19日,第9兵團三個軍悄悄渡過鴨綠江,計劃采取“迂回切斷、包圍殲擊”的戰法。為達成戰役的突然性,10余萬官兵衣著單薄的南方棉服,晝伏夜行,嚴密偽裝,忍受著酷寒、饑餓和疲勞在覆蓋著厚厚積雪的山脈和樹林中連續行軍。據20軍軍部負責電臺的吳昌業戰士回憶,從南方來的志愿軍戰士都喜歡看雪,過鴨綠江的時候,他還希望天空能下些雪,想好好看看雪景,因為晚上沒下雪,還有些失落?赡鞘窃谀戏綍r的向往,等真正到了朝鮮就憎恨起漫天的大雪。向長津湖戰區集結的時候,吳昌業都怕了那半米厚的雪,背著電臺每向山上爬一步,都得費九牛二虎之力,還凍得直打哆嗦。 【詳細】

  在這場戰役中,很多志愿軍士兵不是敗給對手而是敗給了零下30攝氏度的酷寒。志愿軍老戰士劉伯清戰后回憶說:“冷到什么程度呀,講了你都不敢信,一些戰士的耳朵被凍得硬邦邦的,一碰整個就掉了,一點都沒的知覺!”對于第9兵團很多因寒冷陣亡在長津湖戰場的南方戰士,這是他們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大雪。

戰力對比:鋼鐵部隊VS鋼鐵的人

△抗美援朝戰爭初期敵我武器裝備對比表。圖源:中國軍網

  “聯合國軍”東線美第10軍,包括美軍海軍陸戰隊第1師(簡稱陸戰1師)和第3、第7步兵師,以及韓國第1軍團,約10萬人;軍長阿爾蒙德美,陸戰1師師長史密斯、7師師長巴大維。美軍陸戰1師參加過美國建國以來的大部分戰爭,從來沒吃過敗仗,享有“先驅師”和“常勝師”的美譽。當其來到朝鮮戰場,亦是仁川登陸的急先鋒。與主要由征募兵員組成的美軍其他部隊不同,陸戰1師的戰斗成員中大部分剛參加過二戰,兵員的作戰經驗和作戰技能均屬一流,在士氣與作戰技能上均高出許多,是美軍戰場上的絕對主力。

  陸戰1師下轄陸戰第1、5、7陸戰團,第11炮兵團以及坦克營和工兵營等支援部隊,總兵力約二萬五千人。其所屬三個陸戰團,每團通?膳鋵僖粋榴彈炮營、一個坦克連和一個戰斗工兵連,由此組成團級戰斗群,作為獨立戰斗任務的基本戰術單位。全師的重武器主要有約八十五輛坦克、十八門一百五十五毫米榴彈炮、五十四門一百零五毫米榴彈炮、三十六門一百零七毫米迫擊炮、三十六門八十一毫米迫擊炮、三十六門七十五毫米戰防炮和八十一門六十毫米迫擊炮。此外,他們還能隨時得到陸戰隊第1航空聯隊的空中支援。而陸戰1師的單兵輕武器裝備也很先進,普通士兵即裝備M1步槍,班排長配備卡賓槍。

△長津湖戰役中美陸戰一師士兵和他們的M24坦克。圖源:中國軍網

△美軍C-119運輸機空投補給品。圖源:中國軍網

  志愿軍第9兵團則是由20軍 、26軍和27軍組成,共15萬人。作為原定攻臺軍的主力,3個軍都超是額編制,每個團都是四四制甚至五五制加強營。9兵團的這三個軍,是解放軍三野最精銳的部隊,此前贏得過“黃橋決戰”、“孟良崮”等多次戰役的勝利,司令員宋時輪、副司令員陶勇等一干戰將均是戰場上殺出來的百戰將星。然而,我軍裝備遠遠落后于美軍,沒有飛機坦克,也沒有裝甲車。戰斗打響前,宋時輪、陶勇不得不把26軍留在二線,等待通過港口運來的蘇式武器裝備,替換當時部隊中使用的陳舊日式武器。事實上,糧食供給也只能勉強保證開上去的兩個軍。

  僅僅一個美軍陸戰1師的裝備,就要超過志愿軍全軍的重武器裝備,而就裝備和戰斗中可得到的加強、配屬、支援、保障等方面來說,一個陸戰師可以頂得上志愿軍三個軍。

△戰士跨越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雪山向長津湖挺進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志愿軍第9兵團由于戰事緊急,來不及補充裝備保障,計劃著一邊補充,一邊向前線開去。入朝時,戰士們每人背著五六斤的高粱米作為行軍糧,相當一部分官兵,只有春秋的服裝,沒有御寒的冬衣,時任27軍政治部保衛干事的王明清回憶:不少戰士被凍壞手腳、耳鼻,凍傷倒下的戰士自覺地爬到路邊,留出大路讓部隊前進。

  雖然遭遇極度的酷寒,9兵團入朝后還是按照預定部署,向長津湖地區開進。部隊嚴格執行隱蔽要求,在沒有卡車的情況下,在深山積雪中夜行曉宿,悄然進入戰區,“聯合國軍”雖然每天都派出飛機對該地區進行空中偵察,卻對如此龐大規模的部隊調動和集結,一點也沒有察覺。戰后,“聯合國軍”將9兵團這一隱蔽開進稱為“奇跡”!在了解到志愿軍某師在幾乎沒有補給、嚴格進行隱蔽偽裝的情況下,連續18天在崎嶇山地平均每日行軍30公里,美國著名軍事評論家約瑟夫·格登滿懷敬意地評價道:“以任何標準來衡量,中共軍隊強行軍的能力都是非凡出眾的!”

  “氣多”戰勝“鋼多”!毛澤東在總結抗美援朝戰爭經驗時曾說,志愿軍打敗美軍,“靠的是一股氣,美軍不行,鋼多氣少!美軍利用制空優勢,把我軍后勤供給線不斷地炸斷,原計劃的給養補充變得非常困難,入朝帶的干糧在志愿軍戰士們到達長津湖戰場的時候,基本上都已經吃光了。當美軍在感恩節吃著“火雞、火腿和蘋果派”,吃得“肚皮都要撐破了”的時候,志愿軍第9兵團的官兵則是穿著單薄的衣裳、啃著凍得像石頭一樣的土豆。曾參加過長津湖戰斗的于永波上將在2013年播出的一部紀錄片中談起這段經歷:“那土豆都凍成冰塊子了,根本就沒辦法吃。我當時拿了土豆捧在手里,用氣來哈,哈化了一層,啃,一層層啃,就吃那個!碑斆儡娫诤蠓街づ,在冰凍的地面生火,挖出坑把樹葉子放進去,等到晚上鉆到鴨絨袋里面去睡覺,還把大衣脫下來蓋在上頭的時候,志愿軍第9兵團的官兵則趴在零下40度的雪地里,因為需要隱蔽行蹤,防范敵軍空襲,他們不敢生火,不敢動,甚至不敢睡,因為一旦睡著了,第二天可能就再也叫不醒了。

  △第9兵團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宋時輪將軍(中)(黃埔五期生,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圖源:中國軍網

  宋時輪將軍評價長津湖戰役“艱苦程度超過長征!”寒冷比敵人的子彈、炮彈更可怕。有的戰士腳凍腫了,脫了鞋再也穿不上,干脆光著腳在雪里奔跑;有的戰士又冷又餓,只能抓把雪往肚子里咽。但只聽沖鋒號一響,無數志愿軍官兵從雪下面冒了出來,猶如神兵天降一般,沖殺聲震天。很多戰士沖鋒時才發現,腿已凍得壞死了,但他們顧不了這么多,剩一條腿的就跳著往前沖,沒腿的就往前爬。一名美國老兵回憶奔襲進擊時的志愿軍戰士,他說:“樹林邊有條小河,十多米寬,河水不深,河上的冰已經被我們的炮火炸碎了,河水冒著水汽在緩緩地流淌。中國士兵正在淌水過河,上岸后,他們的兩條褲腿很快就被凍住了,他們跑得很慢,因為他們的腿被凍住了不能彎曲。我們的火力很猛,他們的火力很弱,而且沒有炮火掩護,槍好像也被凍住了。他們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動!睕]有重型武器,缺少后勤保障,志愿軍官兵卻以昂揚的戰斗精神和頑強的戰斗意志,用步槍、沖鋒槍和手榴彈向敵人的鋼鐵堡壘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猛烈沖鋒,使美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懼怕。戰后多年,陸戰1師的作戰處長鮑澤還心有余悸地說:“我相信,長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國軍隊不顧傷亡的狠命攻擊是每一個陸戰隊員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噩夢! 

  中國軍隊第9兵團,僅憑借極其簡陋的武器裝備,在連生存都難以保證的情況下,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陸戰第1師師長史密斯感嘆:“長津湖戰役,是鋼鐵部隊在和鋼鐵的人作戰!

戰爭經過:從殲滅戰變成阻擊戰

△長津湖戰役進程圖。圖源:中國軍網

  在長津湖戰役進程圖上可以看到,新興里在長津湖東側,與湖西側的柳潭里遙相對應,各自向南的公路在下碣隅里交匯,形成公路樞紐。宋時輪給9兵團定下的作戰計劃是:由北向南,首先殲滅最北面柳潭里與新興里兩地的美軍,接著再殲滅下碣隅里的美軍,最后轉移兵力圍殲陸戰1師敢于北上增援的部隊。27軍負責攻城拔寨,20軍迂回到側翼實施穿插,將陸戰1師和美7師分割包圍在柳潭里、新興里、下碣隅里和古土里四個地區,26軍則作為預備隊,隨時根據戰事的發展進行增援和堵截。志愿軍總部原定西線和東線在11月25日同時發起攻勢。但長津湖的酷寒和后勤補給的嚴重不足,導致9兵團無法及時進入進攻位置,東線作戰時間改為27日。

  同一時間,美第10軍也擺開了陣勢,具體戰役部署為:以陸戰1師擔負主攻任務,首先攻占柳潭里以西約九十公里的武坪里,然后向江界方向繼續推進。第7步兵師作為助攻部隊,在陸戰1師東側展開,沿長津湖東岸向柳潭里推進。韓1軍團第3步兵師則負責掩護左翼,并保護后方地區。該計劃于24日晚獲得麥克阿瑟的批準,于25日正式下達作戰命令,要求各部于27日發起攻擊。

  長津湖的夜晚是屬于志愿軍的

  △長津湖戰役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11月26日,9兵團20軍四個師(第58、59、69和89師)和27軍的三個師(第79、80和81師)共約八萬人,以驚人的毅力克服缺衣少食的困難,悄然進入攻擊位置。27軍第94師和26軍也開始從厚昌地區向長津湖開進。

  11月27日夜,宋時輪、陶勇指揮20軍、27軍向正在行進的美軍發起猛攻,10萬志愿軍將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毫無準備的美軍,將美陸戰1師和第7師分割成了5個部分。分割包圍雖進行得十分順利,但消滅圍剿卻無比艱難。被分割包圍的美軍用坦克組成環形防線,以強大的火力抵擋志愿軍潮水般的進攻。志愿軍基本上都是步兵,缺少反坦克武器,只有中小口徑的迫擊炮,由于嚴寒的影響,打出去的炮彈三分之二成了啞彈。落后的裝備、匱乏的保障和惡劣的天氣,使志愿軍難以摧毀美軍坦克構成的防御工事,戰斗進入了拉鋸戰的態勢。

△被志愿軍9兵團分割包圍的美陸戰1師某部。圖源:中國軍網

  白天美軍在飛機、坦克和大炮的掩護下兇狠地沖鋒突圍,志愿軍則在公路兩側的高地上層層設防,頑強阻擊。夜幕降臨,在照明彈發出的清白色光亮里,成群的志愿軍戰士沖入敵人熾熱的火網,把子彈、炮彈、手榴彈雨點般地投入敵人的防御圈。再一個白天,美軍又攜帶著更多的傷員發起進攻。每天似乎都在重復著前一天的情況。

  長津湖的夜晚是屬于志愿軍的,在2016年播出的一部紀錄片中,美軍參戰老兵比爾.密斯回憶說:“當志愿軍朝你沖過來時,特別是在晚上,你會把他們看作超人,你會感到根本無法阻擋他們!天一黑,志愿軍就開始組織反擊,奪回白天失去的陣地。在美國老兵的記憶中“小小的山坡上擠滿了正在爬山的志愿軍,少說也有幾百人!他們都低著頭,背著槍,很快地向山上奔來,好像沒有準備射擊,好像山上沒有守軍!敝驹杠姂鹗繘]有坦克也沒有重武器,身著薄衣單鞋,一群一群地從樹林里沖出來,攻占山頭,人員傷亡非常大。他們不僅彈藥不足,食物也緊缺,卻通過頑強地沖鋒讓美軍陷入了“志愿軍的部隊越打越多”的恐懼中。

  全殲美軍一個整團“北極熊團”

  △長津湖戰役中被繳獲的美軍第7師第31團(即“北極熊團”)團旗,現收藏于中國軍事博物館。圖源:中國軍網

  1950年11月27日午夜,新興里戰斗打響。戰斗發起前,我軍偵察判斷敵人在新興里只有一個營的兵力,派出第239團4連進攻新興里,戰斗打響后才得知對手是一個加強步兵團——美軍步兵第7師第31團,該團組建于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1918年至1920年在俄國西伯利亞作戰中因戰功卓著被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授予“北極熊團”稱號,并親自授予“北極熊旗”。當時,該團在編制裝備上不僅現代化,而且齊裝滿員。全團由3個步兵營、1個坦克連編成,員額3191人;加上配屬該團作戰的第32團步兵第1營、師炮兵第57營,組成了美軍第31團級戰斗隊(相當于加強團),總兵力達4000余人,各種火炮46門,坦克37輛。作戰時還有航空兵的空中火力支援。

 

△志愿軍進入新興里美軍撤退后的陣地  圖源:《新中國之戰》

  在新興里的首戰中,4連出其不備端掉了“北極熊團”的指揮所,隨后兩軍展開激戰。根據敵我雙方的實際情況和志愿軍首長的指示,第9兵團首長決定首先集中絕對優勢兵力殲滅新興里之敵,“北極熊團”全力頑抗,一度在40余架飛機和10余輛坦克掩護下,沿公路向南拼死突圍。經過五天五夜的殊死戰斗,12月2日14時,新興里終于以志愿軍大勝畫下句號。此戰,志愿軍第27軍全殲美第31團級戰斗隊,共殲敵3191人,擊斃美第31團指揮官麥克里安上校和繼任指揮官贊斯上校,繳獲汽車184輛、坦克11輛、火炮137門、槍2345支(挺)、擊毀坦克7輛、汽車161輛,創造了志愿軍在朝鮮戰場上以劣勢裝備全殲現代化裝備美軍1個加強團的模范戰例。“北極熊團”的軍旗被志愿軍收繳,作為侵略者恥辱的標記,被收藏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里。 【詳細】

  南撤阻擊!三炸水門橋

△撤退途中的美軍士兵。圖源:中國軍網

  事實上,在長津湖地區中美兩軍交戰僅一天,見勢不妙的麥克阿瑟就命令美軍向南突圍。在成群飛機掩護下,美軍開始竭力往后收縮,企圖先聚集到下碣隅里,再往南逃。志愿軍第20軍拼力包圍美陸戰1師,等待作為預備隊的第26軍的增援,計劃在合洼里和第26軍一起,消滅美陸戰1師。第20軍余部對美陸戰隊窮追不舍,白天襲擊晚上設障,延緩美軍的撤退。全部機械化裝備的美軍只能以每天10到15公里的速度行進。12月1日,當第26軍在距離合洼里還有80公里的時候,美陸戰1師卻突破了志愿軍第20軍的包圍。第20軍余部只能不計代價繼續追擊美陸戰1師,為第26軍爭取時間,他們對陸戰1師5團、7團一路層層截殺,從柳潭里到下碣隅里只有22公里,美軍平均一小時只能走300米,用了三天時間,以傷亡1500余人的代價,才回到下碣隅里供給基地。

△美軍陸1師從古土里撤退(航拍)。圖源:中國軍網

  美軍想要從下碣隅里繼續撤退到咸興地區,中間必須要經過古土里的水門橋。這座橋是架在長津湖引水管道上的懸空單車道橋梁,在兩座山體之間,跨度8.8米,橋下是萬丈深淵。炸掉水門橋,即可徹底阻斷美軍繼續南撤。20軍于12月1日、4日兩次炸掉了這座橋,均被美軍工兵修好。意識到其重要性的美軍派重兵守衛水門橋,可在12月6日夜晚,志愿軍戰士仍舊在沒有重型火力掩護的情況下,憑借炸藥包,第三次炸掉了水門橋,把橋基也完全清除。然而,即使是這樣,依然沒有能夠攔住美軍南撤,美國空軍居然從日本調來8套每套重達1.1噸的車轍橋組件空投到美軍陣地,然后在懸崖上僅用兩天不到的時間就架設了一座載重50噸、可以通過撤退部隊所有車輛的橋梁。撤退前,美軍徹底炸掉了下碣隅里這個供給基地,用炸藥和推土機銷毀了幾千噸帶不走的食品物資。

  12日,美陸戰1師終于在咸興與美第3步兵師匯合。美軍的兩個師繼續向南撤退,一直到達東海岸的咸興市。一路上,雖然20軍余部繼續窮追不舍,但是第26軍主力始終沒有能夠趕到投入戰斗。1950年12月24日,在亞洲時間的平安夜,美第10軍殘部在7艘航空母艦的掩護下,從興南港裝船撤離。歷時近一個月的長津湖戰役、抗美援朝二次戰役東線作戰,同時也是整個二次戰役,就此落下帷幕。

英雄長歌:超越極限的“血色軍魂”

  △志愿軍戰士投擲手榴彈,由于溫度過低,只能用嘴咬弦。圖源:中國軍網

  在長津湖戰役中,志愿軍戰士在超過極限的生存環境中大量凍死凍傷,有的連隊甚至成建制凍死在陣地上,但即使凍死在陣地也仍然保持著戰斗的姿態。中國軍人面對強大的對手、面對惡劣的條件、面對死亡所表現出的執著堅忍、視死如歸,讓傲氣十足的美軍王牌部隊官兵刻骨銘心、不寒而栗,被這支“由中國農民組成的志愿軍”深深震撼。

  ■一級戰斗英雄孔慶三:聽我的命令,開炮!

 

  △志愿軍第27軍圍攻柳潭里美軍陸戰一師(志愿軍隨軍記者拍攝)。圖源:中國軍網

  孔慶三,志愿軍第27軍第80師炮兵團92步炮連5班班長。在長津湖戰役中,第5班配屬給主攻部隊尖刀步兵第8連,執行掩護突擊部隊前進的任務。當8連前進至一高地時,突遭到敵火力壓制,久攻不下,形成對峙狀態。如果美軍就此逃出,將在新興里匯合,后果將十分嚴重?讘c三見此情景,主動請纓用火炮摧毀敵火力點,因敵前沿有座小山崗遮擋,無法直瞄射擊,他將炮彈殺傷半徑為25米的步炮推到距射擊目標只有20米的小崗。

  山嶺地面冰凍堅硬,一鎬一個白點,而敵火力掃射猛烈,無法構筑工事。就地架炮后,炮的右駐鋤懸空無法射擊。為了及時奪取高地,阻止美軍逃向新興里匯合,在時間緊迫來不及變換陣地的情況下,孔慶三果斷上前用肩膀頂住炮駐鋤,命令二炮手開炮!疤kU!”在二炮手猶豫之際,孔班長大聲吼道:“快!不然就來不及了!聽我的命令,開炮!”一聲炮響,敵火力點被炸飛,而孔慶三也因炮后座力的撞擊和迸回的彈片擊中而壯烈犧牲。戰后,志愿軍總部為其追記特等功,并授予“一級英雄”稱號。

  ■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 只要我還活著,就能堅決守住陣地

  △圖為志愿軍首位“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他在長津湖戰役中與敵同歸于盡。圖源:中國軍網

  在緊靠下碣隅里東南的1071.1高地,是下碣隅里之敵逃跑的必經之地。第20軍第58師第172團第3連連長楊根思帶領第3排守衛該高地東南的小高嶺。11月29日上午,美陸戰第1師以兩個連的步兵在10余輛坦克的掩護下,向小高嶺發起進攻。楊根思帶領戰友們與敵人頑強戰斗,成功阻擊了敵軍一次次進攻,直到陣地上只剩下楊根思和重機槍排長兩個人,重機槍子彈已經打光了,楊根思命令機槍排長:“你趕快帶著重機槍撤下去,告訴營首長,只要我還活著,就能堅決守住陣地!

  楊根思為堅守小高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他一共擊退了敵軍的十次沖鋒,直到子彈打光了,手榴彈也投完了,楊根思毫不猶豫地抱起最后一個炸藥包,拉響導火索,奮勇地沖向敵群,與敵人同歸于盡。為表彰和紀念楊根思烈士,1950年12月25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報道了“不朽的楊根思英雄排”的事跡。志愿軍領導機關決定給楊根思追記特等功,授予他特級戰斗英雄稱號,將他生前所在連隊命名為“楊根思連”。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授予楊根思同志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和一級國旗勛章、金星獎章。朝鮮政府還在他犧牲的地方建立了“楊根思英雄紀念碑”。

  ■“冰雕連”: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地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冰雕連戰士 圖源網絡

△戰士宋阿毛的絕筆詩 圖源網絡

  1950年11月28日,我59師177團6連奉命固守死鷹嶺高地,配合第27軍阻擊南逃之敵!皯鸲反蝽懞,該連無一人站起,到打掃戰場時發現,全連干部、戰士呈戰斗隊形全部凍死在陣地上,細查尸體無任何傷痕與血跡! 整連129個志愿軍官兵在伏擊任務中被凍成了冰雕。在零下40攝氏度的陣地上,“冰雕連”官兵把身子死死地鉚在陣地上,展開戰斗隊形將槍口一致朝著美軍途經的方向,許多戰士的手凍結在槍托上掰不開。戰后,兄弟部隊在這些犧牲戰士的遺物中,發現了一位名叫宋阿毛的戰士所寫的絕筆詩:我愛親人和祖國,我更愛我的榮譽,我是一名光榮的志愿軍戰士,冰雪啊,我絕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的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在整個長津湖戰役中,中國人民志愿軍20軍59師177團6連、60師180團2連、27軍80師242團5連,除一名掉隊戰士和一名通信員,成建制被凍死!氨襁B”的戰士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戰斗狀態,隨時準備參戰!氨襁B”成為一座精神豐碑、一種文化符號,被載入軍史。 【詳細】

戰后反思:后勤與健康保障聯動

△圖源:中國軍網

  由于9兵團官兵多來自南方地區,高寒地區生活經驗幾乎是空白,以致凍傷減員達32%,其中嚴重凍傷達22%。多年后,曾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和國防部長的遲浩田上將回憶起那場戰斗時還唏噓不已:“一冷我馬上拿雪搓一搓,再搓臉,所以我是全營唯一沒有凍傷的!边t浩田是山東招遠人,時任志愿軍第27軍79師235團3營教導員。小的時候曾經和父親一起闖關東,因為有東北生活的經歷,在嚴寒的天氣中,遲浩田的父親就曾經教過他很多御寒和防止凍傷的方法。試想,如果9兵團的將士們能夠多了解些健康預防知識,哪怕只要懂得“搓一搓”的簡單常識,至少可以能幫助戰士們減輕凍傷。【詳細】

  長津湖戰爭實踐同時告訴我們:“鋼鐵的人”也需要“鋼鐵的保障”。戰爭中包括戰斗精神在內的人的能動性雖然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武器裝備的劣勢,但不是無限的。正如本次戰役最初目的是徹底圍殲東線敵人,但由于志愿軍第9兵團凍傷嚴重和補給不足及武器裝備落后而未能完成既定目標,殲滅戰大部打成了擊潰戰。當下,戰爭正加速由要素疊加制勝向整體聯動制勝轉變。傳承、培育和弘揚戰斗精神,就必須給戰斗精神插上科學的翅膀、注入科技的因子,實現勇敢加科學、勇氣加智慧,在堅持“決定戰爭勝負的是人而不是物”的唯物史觀的基礎之上,必須堅持人的因素與物的因素的辯證統一,堅持精神因素與技術因素的辯證統一,實現“人-物”在更高水平上的融合,在強大科技支撐和強大戰斗精神之上建設強大戰斗力。

戰史今日11月27日:朝鮮戰爭長津湖戰役打響

冰血長津湖——“氣多”戰勝“鋼多”

中美軍人親歷朝鮮戰爭:零下30度的長津湖血戰

名家談軍事:抗美援朝戰場,長津湖畔立豐碑

山西体彩11选五5遗漏